參考消息網9月18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9月16日發表題為《美國重返亞洲政策插上雙翼》的文章稱,對於很多關註亞太軍事和安全動態的人來說,被熱議的美國重返亞太(或亞太再平衡)政策,只不過是一種天花亂墜的宣傳,從軍事角度來看,沒有任何可圈可點之處。隨著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和烏克蘭東部血腥衝突的出現,相比之下,亞太地區似乎已經成了一個和平的避風港。
  然而,在過去10年裡,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都有了迅速增長,該國在東海和南海領土爭端中日益強硬、有時甚至是好戰的表現,讓美國在該地區的朋友和盟國,越來越緊張。再加上擁有核武器的朝鮮時不時做出的古怪行為,讓東亞並不像乍看上去那麼平靜。一直被一些國家視為亞洲和平與穩定的捍衛者的美國,現在卻讓人覺得,它對亞洲心不在焉,或者撒手不管。
  因此,當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1年訪問澳大利亞期間,宣佈美國將擴大並加強對亞太的外交、經濟和軍事參與時,人們幾乎是長舒了一口氣。
  擁有數十年在亞太執行任務經驗的美國空軍,帶頭闡述了重返亞太的計劃。美國空軍的核心理念是“不部署基地”,不增加在該地區的永久性軍事基地,而是在未來幾年裡增加飛機部署,發展與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等國的軍事關係。儘管幾乎沒有人註意到,但美國空軍可能最近已經開始著手這些行動。
  今年6月,12架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製造的F-16C/D Block 30“戰隼”戰鬥機,分別離開安德魯斯空軍基地和大西洋城空軍國民警衛隊基地,飛越太平洋來到韓國群山空軍基地,加入駐扎在這裡的第8戰鬥機聯隊的兩個F-16中隊。這次行動是戰區安全一攬子計劃的一部分。
  戰區安全一攬子計劃是美軍太平洋司令部的一項倡議。根據該計劃,美軍以輪崗的形式,增派戰鬥機編隊和人員,支持太平洋司令部的行動。
  然而,與以往在韓國的部署不同的是,此次部署很快就出現重大變化。7月底,新澤西州的空軍國民警衛隊人員離開韓國,取代他們的是來自哥倫比亞特區空軍國民警衛隊第121戰鬥機聯隊的185名飛行員和後勤人員。新到的這些飛機沒有在朝鮮半島駐扎,而是經過長途飛行,抵達澳大利亞皇家空軍廷德爾基地,加入今年的“漆黑”軍事演習。它們在長達8個半小時、全程3500英里的飛行中未作停留,美空軍加油機數次在空中為這些F-16戰鬥機加油。
  8月1日-22日舉行的本次“漆黑”軍事演習,共有110架飛機、約2300名人員,參加的國家包括澳大利亞、新加坡、泰國、阿聯酋、法國和新西蘭。該演習為大規模空中作戰演習,涵蓋了現代空戰的各種場景,為參與者提供了真實的高級空戰訓練機會。今年是自1996年以來,F-16戰鬥機首次參加“漆黑”軍事演習。
  “漆黑”軍事演習結束後,來自哥倫比亞特區的空軍國民警衛隊沒有馬上離開澳大利亞。它們繼續在這裡與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大黃蜂”F/A-18戰鬥機、新加坡空軍的F-15、F-16戰鬥機,共同進行異機種空戰訓練演習。這是“突擊吊索”系列演習的一部分,該演習於1991年起在新加坡舉行,每3年舉行一次。今年是“突擊吊索”演習首次在新加坡以外的地方舉行。
  從很多方面來看,這是美國空軍的一次開創性部署,強調了美國對該地區的承諾,不論是維護朝鮮半島的安全,還是增強澳大利亞、新加坡、泰國等親密盟友和伙伴的能力。這次部署無疑將為今後的類似部署指明方向,因為美國空軍希望實現重返亞太的目標。
  【延伸閱讀】
  美媒:監視亞太成美國空軍戰略重點
  2014-05-08 08:52:00
  參考消息網5月8日報道 美國《空軍時報》網站5月6日稱,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部司令霍克·卡萊爾將軍5月5日表示,隨著軍隊將重點轉向太平洋,空軍將在該地區增加情報、監視和偵查(ISR)行動,但當前的機隊和裝備還不夠。
  卡萊爾將軍指出,新部署的RQ-4“全球鷹”無人偵察機和E-8C“聯和星”空中預警指揮機凸顯出空軍在該地區的進取心,但預算問題意味著空軍無法掌握足夠的監視範圍。
  卡萊爾在位於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說:“假設(太平洋空軍司令部)還有1美元的餘錢,司令部肯定會去買ISR。如果我們在任何地方得到救濟,都會去買ISR,因為司令部認為這是最緊缺的東西。”
  兩架RQ-4“全球鷹”無人偵察機將在本月從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轉移至位於日本本土的三澤空軍基地。卡萊爾說,這將是“全球鷹”首次進駐日本,空軍預計“全球鷹”在新基地的任務將增加70%。
  卡萊爾說,“全球鷹”是空軍重點向太平洋轉變過程中的“關鍵要素”。
  然而,其他裝備也同樣重要,其中包括RC-135“鉚釘”電子偵察機和聯合監視與目標攻擊雷達系統(JSTARS)——二者在太平洋的任務有所增加。卡萊爾說,今年是太平洋第一次全年部署該雷達系統。
  據空軍介紹,E-8C“聯和星”空中預警指揮機是波音707-300的改裝版,配有雷達和其他監視設備,視野可達120度,能夠覆蓋逾19300平方英里。
  【延伸閱讀】
  美國空軍或削減2016年預算:KC-10機群或退役
  2014-09-15 17:59:08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稱,自動減赤機制讓美軍面臨兩難選擇,要麼削減部隊人數,要麼放棄更新裝備。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道 美國《防務新聞》周刊9月14日發表題為《消息人士稱,預計明年的美國空軍預算將繼續爭取削減》的文章稱,在美國空軍3月份提交預算申請時,這份申請被稱作對後“自動減支”世界的一種實踐,經過艱難抉擇後,但仍保持當前的軍力。
  文章稱,空軍領導人推動軍隊現代化的意圖很快遭遇了國會這個障礙,參眾兩院都明確表示,對A-10近距空中支援飛機的削減以及對U-2偵察機的更小幅削減得到的支持少之又少。
  儘管如此,空軍似乎做好了堅持其2016財年預算草案的準備。多位消息人士告訴本刊記者,雖然這份預算草案預計會被國會駁回,但該草案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了空軍的2015年預算。
  雖然在預算談判中“失敗後再試一次”不一定總能取得效果,但空軍官員稱,堅持他們為前一年的預算計劃所作的戰略決定。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麥肯齊·伊格倫說,考慮到空軍在獲得國會議員信任方面所進行的努力,空軍領導人應該堅持他們的草案,這點十分重要。一個典型例子是2013財年的預算之爭,當時批評人士稱空軍對預備役部隊和空軍國民警衛隊進行了過度削減。
  伊格倫說:“如果空軍一直變來變去,那將會是災難。”他特別提到了空軍去年轉而支持“全球鷹”無人偵察機,而非U-2偵察機,在此前的多年中它一直支持後者。
  她說:“對於國會對空軍所做的決定以及背後的分析,空軍領導層正努力地重建信任。他們繼續支持前一年的決定是明智的。”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2016財年的預算會是2015年的翻版。
  4月,國防部發佈了一份備忘錄,寫明瞭如果2016預算限制沒有增加的話,空軍將需要在哪些方面進行削減。其中包括小幅削減未來幾年防務項目,包括F-35聯合攻擊戰鬥機和KC-46A空中加油機數量。
  此外,在2018和2019財年間將削減39架“MQ-9死神”無人機,並減少採購10架MC-130J特種作戰飛機。一個下一代新引擎項目將被扼殺於襁褓之中。
  爭議最大的削減可能是使KC-10空中加油機機群退役。這與空軍通過棄用整個機群而在最大程度上節省開支的政策相一致,這比對多個機群進行削減更為高效。
  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2015國防授權法》中,包括了防止空軍將任何資金用於停用A-10、U-2和KC-10飛機的內容。雖然對該法的投票尚未進行,但空軍參謀長馬克·韋爾什將軍提前警告說,限制任何機群的削減,將迫使空軍在其他地方找到解決辦法。
  一位瞭解預算討論情況的高層消息人士指出,2015預算之爭的未決問題——特別是國會保護A-10的行動——已經為2016蒙上一層陰影。
  該消息人士預計,F-15和F-16機群將面臨削減,為了補償無法從A-10上節省的開支,空軍估計將不得不削減350-400架飛機。空軍官員還特別提到,B-1機群可能受損。
  從結構上說,空軍正在仿效上一年的項目目標備忘錄和備用項目目標備忘錄的計劃方法,這使空軍的預算編製者能夠為自動減支和不自動減支的資金支持都作好計劃。
  此外,該消息人士稱,自動減支的預算一直是真正的焦點,官員們在編製預算時假定自動減支水平在2016財年不會改變。
  他說:“我看到預算正受到自動減支驅動。我看到有關因為不斷增加的威脅而需要重新思考預算的無用之言,但在國會和2016財年的自動減支方面給我們一些寬慰之前,不知道那是否將會發生。”(編譯/李莎)
  【延伸閱讀】
  美重返亞太氣勢逼人 上合成“非西方”力量中心
  2014-09-12 08:37:51
  參考消息網9月12日報道 外媒稱,對於即將召開的上海合作組織杜尚別峰會,波恩大學全球研究中心的恩里科·費爾斯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俄羅斯覺得北約和歐盟的擴張給它在西面帶來威脅。作為世界出口冠軍和全球最大原材料進口國之一的中國則嚴重依賴自己的港口。它認為美國以及日本和菲律賓等美國盟友在東面給它帶來壓力。“這兩個國家覺得受到外部威脅,因此它們必須在中亞很好地相處,以便經受住外部壓力。”
  據德國之聲電臺網站9月10日報道,中亞地區的穩定也有助於保護俄羅斯和中國的經濟利益。兩國都依賴管道和鐵路等有效運行的基礎設施。中國從俄羅斯和中亞進口石油和天然氣,同時也是該地區最大的商品供應商。
  報道稱,北京和莫斯科還想阻止中亞像過去那樣給西方、尤其是給美國提供軍事基地。
  而把迄今為止的成員國和觀察員國連接起來的是,它們都反對在它們看來由西方主導的世界政治。費爾斯說:“上海合作組織以及建立了自己的開發銀行的金磚國家因此正在全球層面確立自己作為替代性論壇的角色。它們嘗試建立替代性國際組織和機構。”他說,上海合作組織涉及的領域更為廣泛,它不只看重軍事聯盟,而且也看重經濟和軟實力。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9月10日報道,9月初,西方軍事聯盟北約在威爾士召開峰會,而計劃於9月中旬在杜尚別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也同樣受到世界關註。
  在美國宣佈戰略重心向亞太調整、加強介入中國同鄰國的領土爭端,特別是烏克蘭危機不斷深化、西方對俄羅斯的製裁升級以後,無疑促使主宰上合組織的兩個大國中國和俄羅斯進一步接近。
  伊朗總統魯哈尼也將去杜尚別參加上合組織年度峰會。被美國敵視的伊朗成為上合組織的準成員無疑會加強西方對上合組織的懷疑。實際上,上合組織幾乎所有成員國都在不同時間成為西方指責的目標。
  因此,雖然上合組織強調自己並非像北約那樣的軍事集團,但其加強成員國穩定和安全的宗旨無疑為成員國提供了某種集體保障,特別是在美國和北約加強對歐亞內陸地區的關註、中亞國家一直面臨潛在的親西方“顏色革命”和抗議的情況下,加入成員國國土遼闊、人口眾多的上合組織對許多國家都具有很大吸引力。
  俄羅斯評論員馬斯洛夫甚至認為,上合組織正在亞洲開始扮演對抗北約的角色,對於許多國家來說,加入上合組織能夠獲得某種程度的擔保和保護。上合組織發展壯大,恰恰是因為美國在亞洲咄咄逼人的姿態,令許多國家受到巨大壓力。
  另外根據上合組織協議,上合組織成員國不加入任何宗旨違背上合組織共同利益的組織,這實際上就意味著上合組織同北約和美國的政策目標相抵觸,上合組織發展和擴大自然會對美國和北約加大在歐亞內陸地區“控制”的努力形成阻礙。
  除為成員國提供幫助政權穩定的國際框架外,上合組織還向歐亞國家展示了經貿發展的藍圖。一年前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訪問時提出復興絲綢之路的計劃。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邀請中亞國家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區域經貿合作的構想。上合組織在中亞國家的經貿活動中占據的比重穩步增加。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6月17日,上合組織地區反恐怖機構成立10周年紀念活動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乾舉行。當日,地區反恐怖機構執委會主任張新楓、理事會主席阿卜杜拉齊茲·扎洛夫及各方理事在慶典儀式上分別緻辭,對執委會在協調各方主管部門合作打擊“三股勢力”、維護地區安全穩定方面作出的努力給予高度評價。新華社記者沙達提攝
  【延伸閱讀】
  美刊:美國空軍抱怨錢少裝備老化
  2014-07-15 13:16:26
  參考消息網7月15日報道 從東歐到遠東,對美國空軍偵察機、戰鬥機和轟炸機的需求正節節攀升,但高級將領說,由於預算減少,只能繼續使用舊飛機,他們很難滿足指揮官們的需求。
  據美國《防務新聞》周刊7月14日一期報道,空軍作戰司令部司令邁克·霍斯蒂奇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的聲望很高,但我們的能力正隨著預算減少而降低。”
  霍斯蒂奇認為,聲望和能力來自高科技武器,如F-35戰鬥機、新型轟炸機和更多的偵察機。F-35“閃電”-2戰鬥機是為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和盟國開發的一款隱形戰鬥機。它的造價高達4000億美元,是五角大樓歷史上最昂貴的武器,它的製造受到成本過高的困擾。
  為了更新落後的偵察機和增加F-35的預算,五角大樓打算退役上世紀70年代製造的A-10攻擊機。用多用途飛機取代這些戰鬥機,可以節省約35億美元。目前,該計劃已被國會否決。一些議員認為,沒有真正能代替A-10的飛機。
  霍斯蒂奇說:“我將接到必須保留A-10的命令,但沒有讓它們繼續飛的預算。”
  霍斯蒂奇說,這部分飛行預算只能從培訓執行戰鬥任務的飛行員的預算中分一部分出來。從去年開始,培訓預算也被進一步壓縮。
  美國太平洋空軍司令部司令赫伯特·卡萊爾說:“我非常、非常擔心飛行員的狀態。當我還是一名年輕飛行員時,我們老是取笑蘇聯,因為他們的飛行員每年只飛100-120小時。現在,我們的飛行員也只是這個水平。這令人震驚。正常應該是200-220小時。”  (原標題:美空軍以輪崗形式部署亞太 應對中國軍力增長)
創作者介紹

世貿

bh02bhak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