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那年,他在老家賣畫,苦讀詩書。家貧,燈盞無油,就點松枝照明,從朋友那裡借來白居易的《長慶集》,也是借火光誦讀。
  他學畫很晚,差不多三年前,他還是一個走鄉串戶的雕花木匠,下了決心後,就扔掉斧鋸,拜師學藝,改行畫肖像,專作畫匠了。
  詩畫不分家,他文化不高,從頭學起,除過《唐詩三百首》,還讀《孟子》、唐宋八大家的古文。生活窮困,畫像之外,也經常為主顧家女眷畫帳檐、袖套、鞋樣之類,有時還畫中堂、條屏。
  畫了整整三年,畫藝突飛猛進,生活起色卻不大。但他還在堅持,堅持畫肖像,畫山水、人物、花鳥草蟲、仕女。
  30歲這一年,他逐漸在方圓百裡有了畫名,家中光景有了改觀。
  後來,他在一首名叫《往事示兒輩詩》的七絕里,總結自己的29歲,“村書無角宿緣遲,廿七年華始有師。燈盞無油何害事,自燒松火讀唐詩。”
  對齊白石來說,29歲那年,是化繭成蝶的最後準備期、臨界點,屋檐下的松火,見證了一代國學大師的努力。
  29歲那年,王小波還是中國人民大學的本科生,就讀於貿易經濟系商品學專業。
  78、79級的大學生,歲數最是參差,在特殊的年代,這倒也不稀奇。28歲時,他結了婚,寫了一些不錯的書評,還在一本叫《醜小鴨》的文學期刊上發表處女作《地久天長》,但和後期的成名作相比,相當稚嫩。接下來很長時間,他出國又回國,辭職寫作,但在文壇,他的名聲不響,其作品一直沒有廣泛流行。
  待後來時代三部曲橫空出世,王小波這三個字陡然掀起文壇旋風,其鮮明的敘事風格,引來眾多的模仿者。可惜的是,他因心臟病早逝,甚至沒有看到自己的成名作在大陸出版。
  有些作家從一開始就寫得很好了,小波不是,他有才氣,但前後作品區別很大。仔細一點的話,可以清晰地看到小波的文字水平,從略顯稚嫩,到成熟老道,進而揮灑自如。每一部作品,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努力、探索和雄心。
  最後提一句,29歲時,王小波已經為自己之後的小說做積累,這本名為《黃金時代》的中篇,他整整寫了10年。
  第三個故事講的是IT界人士。要知道,這個行當,幾乎從誕生之日起,就充滿了英雄出少年的傳奇。
  穿拖鞋的總裁,長青春痘的CEO,寬鬆的辦公環境,所有這一切,似乎都是為年輕人而預備。而無休止的加班,高強度的腦力消耗,也迅速吞噬年輕的體能。很多程序員的夢想,是乾到30歲就退休,或者晉升更高的職位。
  據說在硅谷,一些年紀大的程序員,都開始準備整容,好在面試時,看上去年輕一些,富有幹勁。而我要講的這一位,29歲時,還完全沒有入行呢。
  3歲因患小兒麻痹後遺症而腿部殘疾,這對他後來找工作很不利。差不多到21歲,他才在老家煙臺的街道小廠找到一份工作,拿30多元的月薪。
  他並不滿足於當工人,想當好一名技術員。憑藉自己的刻苦和鑽研,他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成為工廠里的技術骨幹和革新能手。
  到29歲時,他已經調任煙臺光學儀器廠技術員,因為在激光產品方面獲得多項國內外先進水平的科研成果,被評選為全國首批105個新長征突擊手標兵之一。
  此時,距離他開始學習計算機,還有9年時間。而他打了一輛黃色的“面的”來到中關村,來到中關村創業,更是15年後的事情了。
  王江民先生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界的一個大器晚成的傳奇,他的殺毒軟件產品風靡一時,其經歷鼓舞了之後一代又一代的IT人。
  但恐怕在29歲那一年,他還沒有料想到,以後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那一年,工廠里的工友,對他的印象就是,勤奮,非常勤奮,甚至一邊吃飯一邊看書。
  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如果我們在29歲就泄氣,那麼,就自己放棄了大器晚成的機會。即便我們不能和這些天才相提並論,只要試一試,或多或少,還是有些收穫,至少,日子會充實很多,年末的時候,不會懊悔這一年又廢掉了。
  29歲不是藉口,在人生的任何一個階段,我們都可以自我打磨。  (原標題:在任何階段隨時可以自我打磨)
創作者介紹

世貿

bh02bhak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